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泰国7日游,我的首次出国自由行

2019-01-22 by 枯藤2019 轮椅人士

无障碍星级总评

出游时间:2011-02-22
出游天数:7天
同行人数:1人
人均费用:5500元
旅游行程:南京 - 曼谷 - 清迈 - 芭提雅
旅行准备

这是我的第一篇正经游记,也是一篇时间已经久远的游记,2011年3月发在国内著名的境外游网站穷游网上。多么期待也有一天,知更鸟能够做得风生水起,成为一个有别于穷游网、马蜂窝的论坛,为我们这个特殊群体推开一扇窗,打开一扇门。

2011年2月,我退休快两年了,早已年过半百。在之前,拜工作所赐,几乎看遍了全国省会城市的山山水水,更领略了江苏省的每一个大城小镇的风土人情。但境外,只是公差去过一趟俄罗斯和回归前的香港。而在前一年也就是2010年底,跟团玩了台湾。

时至今日,我完全回忆不起来,是怎么突发奇想要开始境外自由行的了。可能是机缘巧合,发现了穷游网,眼前豁然开朗。于是在潜水了一段日子之后,终于按捺不住放飞的心情,决定壮着胆子进行人生首次境外自由行,到泰国走一圈。

之所以要壮着胆子,一是因为当时我和我爱人的年龄加起来超过110周岁,二是因为两人的英语水平不敢恭维。如果套用在国内填写登记表、履历表的要求,“文化水平”一栏,他只能填“初识字”,我至多可填“初小”。60年代末70年代初在农村中学读书时,课文都是政治口号,工作后虽然也接触到英语,但仅限于专业词汇。之所以首站选择泰国,则是因为众多穷游儿都说,泰国是第一次自由行的最佳国家。

目标锁定之后,春节前开始在穷游网恶补知识,把东南亚版块前十页与泰国有关的帖子逐一看过,摘取筛选整理了大量自认为有用的信息。同时把书柜里蒙着厚厚灰尘的《英语900句》翻出来看了两遍,在网上胡乱听了几遍“两周超开窍生活英语”。几天后心中逐渐有底,自信心也开始膨胀起来,遂决定3月上旬赶快成行,因为4月15号已经订下了跟团的南非游。.


================旅行准备=======================

•订机票
当务之急订机票。每天在亚航的网站上转悠,期待廉价机票大促。忽然,腾讯跳出一条信息,称南航促销3月初广州至曼谷的机票,单程260元人民币。天上就这么掉了馅饼,喜滋滋正准备通过链接下手抢购,“钓鱼网站”四个字让我浑身一激灵。慢!先打个电话为好。待到和南航客服通完话确认他们正在搞活动再进入网站,却只剩下了6月的低价机票。捶胸顿足后冷静下来,知道自己下这个决心不容易,如果不趁热打铁,没准几天一过就没了胆量。于是安慰自己此番出行还是以树立信心积累经验为主,省钱暂放第二位,说走就走,计划不能改变。

•购产品
近年间通过携程买了N多张机票,合作愉快对携程很是信任,转上携程网站搜索旅游度假产品,比较之后看中一款“曼谷7天自由行(可延住)”,广州至曼谷往返机票(泰航)外加曼谷一晚住宿起价2379元。当即定下时间:2月22日出发28日返回。但当选择时发现从广州飞曼谷有14:40和21:30两个航班,而当我选择前一个航班时,提示每人必须加人民币600元。两个人1200元不是个小数字,思前想后下不了手。一番长考后又细细算账:21点30分起飞,到曼谷已是夜间,行程的第一天除了在宾馆睡觉哪里也去不成。痛苦挣扎许久还是加了每人600元选了14点40分的那班飞机,同时把起价说明中推荐的维博尔洛奇宾馆更换为价格便宜了400元的喜马拉雅宾馆,两相抵实际多支付800元。订单提交两天后携程通知我喜马拉雅宾馆不予确认,赔偿了我200元抵用券。我重新下单,更换为瓦林达皖宾馆,并增加了一晚住宿,购买了每人68元的平安携程境外短线保险(普通型),总价共5854元,使用了即将过期的抵用券150元和赔偿的抵用券200元,实际支付5504元。

“曼谷7天自由行(可延住)”产品中只包含一晚住宿,而我在曼谷预计住两晚。原来想次日自己再去找价廉物美的旅馆,后考虑到在曼谷只有短短两天,退了房背着行李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不管是先去玩景点还是先住处都很不方便,或许还会耽误不少时间,所以就在瓦林达皖宾馆住了两晚。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明智的,第二天去的几个景点附近都没有看见宾馆。

•办签证
淘宝代办泰国签证的店铺,价格便宜且信用较好的卖家不在少数,当年最便宜的仅18.80元/每人,而现在已是250元上下了。

•买火车票
都说乘坐泰国的火车是别样的体验,也想尝试一下。但是购买曼谷-清迈的往返车票很是费了一番周折。进入泰国火车网发现暂停注册,而给火车站发email得知订票需提前30-60天。正在着急时,看见有一穷游儿在东南亚版块发了一个帖子,提醒了来泰国的注意事项,并说自己在曼谷留学,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问ta,并留了QQ号和曼谷的手机号。连忙加为好友,小心翼翼探问能否帮买车票。对方一口答应。去程我订了2月24日上午9点45分的车次,可以用一天的时间饱览曼谷至清迈沿途的风景,回来则选择2月27日晚20点45分的一班,这样既可以体验在泰国火车上睡觉的感觉,也节省了一晚的住宿费,到曼谷是28日上午,从从容容去机场搭下午的班机折返。但是车票实在紧张, ta在华南蓬没有买到我要的车次,赶到另一个车站还是没有买到,我们又没有互留手机,最后ta给我买了另外的时间段的,为此ta不停地致歉,可我仍是感激万分。确实是一票难求,在清迈车站我特地到售票窗口看了,三天内去曼谷的所有车次所有座位的车票在电脑上全部显示为“0”。

•换汇
在中国银行兑换了18000泰铢,当时的汇率应该是大约1人民币兑4.17泰铢。现在人民币升值了,1人民币可以兑到4.67泰铢。也按照大家的经验,要求中行给些小面额的,但是拿到手的是一水儿的崭新千元大钞,确实用起来不够方便。

•出行
以为国际航班手续繁琐,提早两小时到了白云机场,结果一应手续办理得出奇顺利。我自己带了轮椅,乘坐国内航班自带轮椅必须先办托运,换机场的轮椅到登机口。而在泰航柜台,工作人员在轮椅上贴了标签,告诉我在机舱口交办托运、下机后仍然在机舱口提取即可,相比之下非常人性化。

无障碍交通评分

•飞机(从广州到曼谷)

从南京到曼谷的飞行过程大约两个半小时,自上机起就不间断的有各种服务,从毛毯到音乐耳机,从果仁小吃到泰式正餐,显示屏上随时显示飞行轨迹、地面和机外温度。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航餐很丰富。餐前先上饮料,当推着餐车的空姐说出一串英语后,我知道听力和口语实践就算是开始了。我用细若游丝的气息吐出一个词:coffee。空姐摇摇头,no coffee。我立刻傻眼。眼望着耐心等待的空姐,多少年前学过的英语单词忽然沉渣泛起,我又用颤抖的声音吐出一个词:juice。空姐转过身去倒了两杯果汁,我接过,长舒一口气。正餐有面条和米饭可选,还有点心、沙拉,量大且味道很好。由此想到上年去台湾,乘坐的是华航,鸡肉饭真是好吃。不解,为什么国内航班的饭菜味道总是不能让人恭维呢?

在机上根据时差将手表调慢了一小时,当地时间17点左右飞机开始下降。抵达素万那普国际机场,一走出机舱就看见轮椅已经停在那里,旁边还站着一位工作人员。因为属于“特殊旅客”,机场工作人员陪同在旁,很快就过了边检。

•铁路(从曼谷到清迈)

说起从曼谷坐火车到清迈,绝大多数的帖子提到的都是从华南蓬火车站乘车,我们却是从邦绥出发。发车时间是下午四点半,从地图上看邦绥离宾馆很远,而且前一日当我们徜徉在湄南河畔时,替我们买票的留学生把票送到了宾馆,我说好今天在车站把票款给他,所以我们提前了两个半小时出门。服务员给我们拦车时一个劲地问,bang sue,你们要去bang sue?你们是要去bang sue吗?他脸上的诧异让我隐隐感到会有不寻常的故事发生。

邦绥车站在曼谷北郊。当车在一个红绿灯前停下时,司机说车站就要到了。向左看有个玻璃幕墙的建筑,外观成半椭圆状,我想这应该就是了。可是绿灯一亮司机却向右转去,几分钟后停在一长排露天摊位前。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连问几遍,这是bang sue?这是railway station?司机点点头,放下我们的行李绝尘而去。我们站在一口支着的大锅前,东张西望不知道从哪里进站。

这是一个没有围墙的车站,竟然要踩着枕木、碎石跨过几条窄轨才能到达月台。月台破旧简陋,就像小时候在图画书上看过的中世纪的玩具小站。野狗懒洋洋地趴在铁轨上,飞鸽在一旁觅食。候车木椅由整块原木搭成,等车的军人、僧侣、农妇神情悠闲。荒野的杂草,破败的木屋,漂亮的花坛衬着西下落日的余晖,恍惚间,不知今夕何年,不知身在何处。

揉揉眼睛,回到现实。找到Station Master,询问是否应该在这里上车。站长递过来一张火车时刻表,用笔在“Bang Sue”和“18:34”旁重重标上记号。我们的心总算定了下来,细细把这袖珍车站打量一番。

几列郊区短途火车隆隆进站。其破旧肮脏,只能在背景为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老电影中才能见到。有的车窗没有玻璃,有的车厢外面锈迹斑斑,有的车厢之间的连接处空着足有30厘米的距离。车门、车窗全部敞开,没人报站,没人验票,乘客随意进出和跳车,看得我心惊肉跳。

更糟糕的是报站只用泰语,一个词也听不懂。看看车票,是10车厢,担心停车时间太短,早早来到10车厢大致停靠的位置等候。只要有车停下,我就拉着人问是否开往清迈,紧张得几乎昏厥。天色渐渐黑下来了,足足晚了1小时,去清迈的列车终于从曼谷市中心的华南蓬火车站姗姗而来,上车一看,整洁程度甚至超过了国内的普通硬卧,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从火车时刻表上看,泰国的火车有ORD(普通列车)、DRC(柴油列车)、RAP(快速列车)、EXP(高速列车)和SP EXP(特高速列车)。车厢的等级分为:1st Class Sleeper(头等卧铺车厢,空调车);2nd Class Seat(二等硬座车厢,有空调和风扇两种;2nd Sleeper(二等卧铺车厢,分普通上下铺和空调上下铺);3nd Class Seat(三等硬座车厢,只有风扇)。卧铺车厢只有上铺和下铺,比国内硬卧空间大得多。

我们乘坐的这列火车是从英国进口的,每节车厢乘员62人。下面是像咖啡座那样相向的两个座位,上下铺的人一人一个,面对面坐。晚上把靠背放下,两个座位拼成一张足有一米二宽的单人床。白天上铺是向上折叠收起的,即使站起来也不会撞头。车上没有广播报站,每过一站,列车员会在车厢门上方换下上一站的站名牌,再插进下一站的站名牌。

已经八点多了,一些乘客拿出自带的面包、饮料、水果,列车员在给几个欧洲人送来了套餐。可是列车员走过来走过去没人问我们是否要点餐,饿得实在受不了,拦下一个列车员,“give me something to eat,please”,列车员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份菜单,我才知道原来是要主动订的。

点了不同价格的两份泰餐,分别是130B和180B,大概是30和40元人民币的样子,在火车上,这个价格应该不算贵。我正在为没有餐桌纳闷,就见列车员从脚台下抽出一块铝合金板,放下支撑脚,桌面一端插进窗台的方槽,两个座位之间就有了一张很大的餐桌。

套餐上来后摆满了一桌,有米饭、凉拌菜、蔬菜、肉、炖汤、果汁、水果,180B的那份多了盘色拉,很丰盛。

饭后列车员来铺床,那工作量可不轻,难怪看见的列车员都是男的。先放下上铺,里面有两张厚厚的折叠软垫和密封在塑料袋里的消毒床单、枕套和亚麻毛巾毯。拉开软垫,铺上雪白的床单,套好枕头,再整理下铺,动作之娴熟绝不逊于宾馆服务员。

躺在宽大整洁的铺上,我却整夜无眠。那车轮声太响,哐啷哐啷不带任何停歇地撞击着耳膜。空调太冷,我把所有的衣服、袜子穿上,毛巾毯折成双层,还是缩成一团。还有就是灯光晃眼,拉了帘子也不行。我和列车员说了无数遍请关灯都没用,真不低碳:(

•铁路(从清迈到曼谷)
27号早上就能回到曼谷,在清迈已经想好,剩下的一天再跑个地方。当时一颗红心两种准备,如果火车晚点,晚到天亮后才到大城,我们就提前下车,在大城玩一天,28号上午想办法回曼谷。如果不幸准点于清晨四点半左右到达,则转去芭提雅。

•大巴(从曼谷到芭堤雅)

尽管火车全程晚点了近三个小时,但是到大城时扒着窗户往外看仍漆黑一片,虽心有不甘但别无选择,只能待在车上前往终点站。快到9点火车终于喘着粗气在曼谷的华南蓬火车站停下,向车站工作人员详细打听后,忙忙打一辆车赶往胜利纪念碑,那里有去芭提雅的中巴,30分钟一班,票价每人97B。我递上两张百元钞票,卖票的摆摆手,我心说97乘以2小于200,这么简单的算术难道我会算错?卖票的看我没有再给她一张票子的意思,指着我说,you,one,再指着同行者,he,one,最后又朝轮椅一指,this,one!我只好乖乖地为轮椅买了一张票。

无障碍酒店评分

曼谷瓦林达皖宾馆

•曼谷瓦林达皖宾馆

一抵达曼谷的瓦林达皖宾馆,立刻有人递上了两杯冰橙汁,一口饮下,浑身舒坦,燥热一扫而光。递上预订单,办理了入住手续。

选择瓦林达皖酒店,除了每晚不到200元人民币的价位(而且含早)之外,还因为其在携程网不错的口碑。入住后却发现其位于东南的老城区素坤逸路,在曼谷版图的右下角,离主要景点、市中心、机场火车站都有不小的距离。不过祸福总是两相依,在曼谷的两天里,我们从这里出发,去西部的湄南河、去中部的商业区、去南部的火车站,几个来回顺带着来了个曼谷市区一圈游,觉得很值。

酒店工作人员从相貌上看不像是泰国人,前台接待小姐很漂亮。在等开早饭的间隙我去套近乎,磕磕巴巴地说,你像印度女孩。她摇摇头说她来自巴X斯坦。我的脑瓜急速飞转,巴基斯坦?巴勒斯坦?又不好意思请人再重复一遍,赶快给同事打手机,要她把这两个词给我清清楚楚读一遍。同事Pakistan、Palestine绕口令似的反复了数遍,我听上去和那女孩的发音都差不多。想想从巴基斯坦来泰国打工的可能性更大,挂了电话。柜台里另一位先生可能认定我是活到老学到老的楷模,欠出身来指着自己说了一个单词。看我一脸茫然,他一字母一顿:m、y、a、n、m、a、r。我在手机上输入,不争气的金山词霸上根本没有这个词!他又说,Yangon,the capital。这下我听懂了,他是缅甸人!可是“缅甸”不是Burma吗?一脸茫然转为一头雾水。

5

•清迈湄平酒店

这家酒店是在booking.com(缤客)网站预定的,这也是我在这个订房网站上订的第一家酒店,而现在,我已成为缤客的genius会员了。清迈the imperial mae ping hotel高级双人间一晚,特别优惠价1700B。

最早知道这个清迈,是因为邓丽君那首《小城故事》。在湄平酒店check in时,我对小姐说:这里,就是邓丽君生前住过的酒店吧?说完很得意,我竟然会说这么一个长句子而且还包含了定语从句呢!可是忙着办手续的小姐头都没抬,礼貌地回了声“是的,谢谢!”。可能她们听多了这种问话,许多人来清迈,就是为了缅怀这位富有传奇色彩的华语乐坛永远的歌后。

详细行程(包含无障碍相关内容)

DAY 1

•大皇宫(Grand Palace)& 玉佛寺(Wat PhraKaew)

都说大王宫和玉佛寺是游客到访曼谷的第一站,上了车我对司机说了声The Grand Palace就开始欣赏街景。昨晚已经在地图上研究半天,大王宫的方位非常确定,但走着走着感觉有点儿不对。我正在用英语组织句子想提醒司机,车嘎吱一声停了,抬头一看,前面一不起眼的门脸,上书“大华大酒店”五个我打小就非常熟悉的汉字。我嘴里连说no nono,翻开LP,点着大王宫的地名让司机看。司机只扫了一眼,熟练地调头往前。我对着计价器上已经显示出来的三位数,心疼且很不服气。虽和当地人用英语只交流了几句,我已经领教了他们古怪的发音。打电话回国内求证,念一遍Grand Palace,急切地问同事,你滴,意思滴明白?同事说,宏伟的宫殿,是吧?我说,你那是直译,意译就是大王宫或是大皇宫。听完事情原委,同事安慰我,哎呀,权当在曼谷做了一次宾馆调研算了!

还好,不一会儿来到了目的地,泰铢损失不算大。大王宫的门票是成人350泰铢,凭票还可以参观玉佛寺。

历史上泰国与高棉的素有交往,吴哥文化在早期并没有区分国界,泰国东北部人把吴哥文化看做是自己的文明历史的一部分,大王宫里也有古代吴哥窟的文化遗存。

•湄南河(Chao Phraya River)

湄南河是曼谷开有水上公交巴士的主要河流,也是必看的旅游景点。但我们出了大王宫已是中午,太阳晒得头上冒油,再加上不少人说湄南河两岸的风景一般般,沿河看到的只是曼谷稍微像样的建筑,我们就打消了乘坐游船的念头,两人合吃了那份25泰铢约合人民币6元的午饭直奔唐人街(China Town)而去。

大多数人去唐人街主要是吃鱼翅和鲍鱼,据说价格非常便宜,可是一到那里我就后悔。逼仄的街道两旁是密匝匝的店铺,电线织成了蜘蛛网,道路被汽车摩托占满,拥堵不堪,恍惚间好像又回到了国内或是来到了香港。

想去有人在帖子里推荐的“合记林真香”买榴莲干(这是我的最爱),转了几条街也没找到;要想晚上吃海鲜,还要等几个小时。纠结着漫无目的地逛着,忽然看见了南星燕窝的招牌,眼前不由一亮:这是曼谷最有名的鱼翅、燕窝餐厅之一,必须进去尝尝。因为一路上不停地尝水果,毫无食欲,就点了两份燕窝,共600B折140元。以为是一盅,上来却是满满一碗。

•吉姆汤普森故居(Jim Thompson's House)

吉姆汤普森故居在离市中心不远的一条死巷子里,由几座柚木传统建筑组成,悬空在一条小运河上。房屋全都是红漆外墙的高脚式建筑,庭院里郁郁葱葱。实际上是个博物馆,近门处还有个泰国最出名的泰丝工艺品专卖店。门票是成人100泰株,儿童50泰铢,收入全部捐给当地盲童学校。专卖店里面的每一件商品都是精品,华丽得让人窒息,只是,价格也昂贵得让人窒息。一个小小的手机包标价就是5000B,掏钱的都是欧美人。里面不准拍照。我对着一只手提包刚摸出相机,售货员就上来摆手:“no photo!”

如《孤独行星》介绍的那样,这里有强制的英语和法语团队游,每10分钟一轮。售票员问我们要英语导游还是法语导游。我说我只懂中文,不要导游。她说必须要。那时已经快四点了,离闭馆时间只剩下了一小时,我不想多说(也没能力多说),和一帮游客跟在一个说英语的女孩后面享受了团队游的待遇。后来我才知道外语导游其实是免费的。


•曼谷市中心

告别吉姆汤普森, 曼谷进入晚高峰时段,和国内一样,这时候想打上一辆车难上加难。只好步行来到市中心,想找家商店逛逛。站在高高的人行天桥下,看着车水马龙的马路,仰望上方四通八达的过街天桥,头晕目眩。这时走来一个小伙子,他指着一座建筑物说,轮椅可以从这里进去,上到二楼出来,再穿过天桥,想去哪家商场跟着指路牌就行。

谢过泰国活雷锋,绕过天桥,七拐八转终于来到Marboon Klong Shopping Center,在文化艺术中心看见了和南京火车站一样的轮椅升降梯。

感觉M.B.K应该是年轻时尚一族的天堂,五六层的大楼里,展示的大多是流行款式的T恤、牛仔裤、牛仔裤、运动鞋以及让人眼花缭乱的饰品。和国内很多的shopping mall一样,也辟出一层楼提供餐饮服务。转了一圈,没什么成就,下到底楼,安顿辘辘饥肠。

因为要尝冬阴功汤,特地选了一家泰式餐厅。落座,菜单恭恭敬敬呈上。先点了tom yam kung,还想来份芒果饭,可芒果二字不知道用英语该怎么说。眨着眼睛芒果、芒果念念有词时,服务员yes,yes翻开了菜单。有两张照片,下面的文字分别是“mango steamed rice”和“mango sticky rice”。服务员欠着身子问which one?我开始发懵。Steam,意思好像是小溪,小溪和rice凑一起是什么东东?想象不出来,飘过,看另一个。Sticky,似曾相识,快速在手机上输入,哦,原来是“粘的”, sticky rice想必就是糯米饭了,就是它吧。服务员跟着模仿一遍“nian de”,发音竟然相当标准,乐死我了。

更可乐的是,服务员竟然给我出英语难题。这家餐厅贴着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的对联,还挂着中文的“亚洲风味”匾额。服务员说boss是新加坡人,问我对联是什么意思,我张着口说不出来,那场景好生尴尬。幸好看见门口挂着的大红灯笼上有“大吉”二字,我速速在纸上写下good luck,算是挽回了一点颜面。

冬阴功汤的用材有鲜虾、香茅草、南姜、苦橙叶,酸甜中带着辛辣,还有一点点的海味,很多人尝过之后评价这个汤是泰国食物中最合中国人口味的。芒果饭真的好吃。颗颗米粒晶莹剔透,浇上新鲜椰汁,一口芒果一口饭,吃到嘴里又粘又香。只是小溪和米饭的关系一直没有理清。直到写帖子,通过在线英语词典查了,才知道自己混淆了steame(蒸汽)和stream(溪流)。在此真诚地向瓦特先生道歉。

DAY 2

•曼谷市中心

第二天天早上醒来,眼望着天花板,盘算今天在曼谷的几个小时如何打发。对佛教没有研究,看过了大王宫,那么,四面佛、郑王庙、卧佛寺这些景点日后重游再说吧。趴在地图上漫无目的搜寻,忽然看见偏北部一片绿荫,都实公园(Dusit Park)?

38度的高温下感到一阵清凉,忽地来了兴致。可是在地图上一丈量,那地方和瓦林达皖宾馆及下午要乘车的邦绥车站正好构成一个三角。退了房带着行李玩公园不方便,从公园回来退房再去车站时间又不允许。决定再进MBK想买点礼品,五楼一溜家居用品柜台,这倒合我的心意。一看价格,贵得令人咋舌。游客的通病是,哪怕在菜市场为一斤青菜便宜三两分钱讨价还价,到了国外被导游领进购物点都会大把大把往外掏银子。我虽然不能免俗,但控制力还算是强的,挑来挑去买了几件小东西。售货员取出纸来简单地卷巴卷巴,我忽然想起以前工作时经常会用到的一句话:“Package is not sufficient for the sea journey”(包装无法满足海运航程),就试着模仿电台的英语教学节目做了题替换词练习,用慢速语调很认真地说,“The package may not be sufficient for the long distance journey”(包装可能无法满足长途旅程),脸上现出期待的表情。售货员迅即找来一个纸盒,垫上泡沫块,把东西小心放好,再用胶带细细封了口。

回到宾馆,收拾行李,就地解决午饭,略过不表。

然后就坐在宾馆大堂,看窗外遮天蔽日的大树和枝头青青的芒果绿绿的香蕉,点一杯咖啡慢慢啜着,在心里和曼谷道别。

DAY 3

•清迈

下了火车先去湄平酒店,放下行李,找地方吃饭。出门向左拐,走了没多远看见有一个极简陋的小饭店,里面坐着不少大鼻子吃客,想来这家味道不错,挤进去找了一张空桌子。只有泰文菜单,在店堂绕了一圈以借鉴别人的碗盘,最后点了烤鸡翅、菜丝沙拉,另外两个菜不知道是什么,只看见一个主料是粉丝,另一个是笋丝和什么东西烧的汤。

每点一个菜,后面就跟一句“no spicy”,跑堂的也及时回一个yes。几个yes之后,嗯?我忽然觉得哪里不对。“no spicy”,“yes”, “no spicy”,“yes”,泰国人是怎样的思维?这个“yes”的含义是不放辣还是说这菜是辣的?把跑堂的找回,加重语气用降调说一遍“no spicy”,又拿腔捏调地反复“麦派”、“麦派”,跑堂的连连点头,我这才放下心来。“麦派”意思是不要辣,这是我遵循有备无患宗旨学习的唯一一句泰语,想不到就派上了用场,暗自得意一番。

再观察一遍店堂,好些人用手抓着装在一筒蒲包里的饭往嘴里塞,隔好远也有浓郁的米香飘来,跟风要了一筒。又看见还有生吃的香叶自取,免费的东西怎能放弃,毫不客气地抓了一把。

汤足饭饱之后,经过一个水果摊,看着新鲜的水果,硬灌下一个椰子汁,再拎了几袋水果,开始品味这座有泰北玫瑰之称的小城。

•素贴寺(Wat Prathat Doi Suthep)

素贴寺(Wat Prathat Doi Suthep)好像是来清迈的必到之处。一般人是租辆TukTuk车送到山脚,再另外包车上山顶。我们不想折腾,在酒店门口和出租车讨价还价,敲定往返700B。算算不比两车联运贵多少,爽快成交。

司机是个热情的中年人,一路上说个不停,我一句也听不懂,只能勉强辨出sewing、hammer、silk、cotton、wood、Jewelry这些单词。我很抱歉地对司机摇头,司机很执着,还是不停地说,我终于听出了handcraft,明白了原来司机要带我们逛商店,对泰国人的好印象突然打了折扣。司机看我执意不从,无奈地闭上了嘴,满脸的笑容也不见了。

自此一路无语。车开出了城区,在山路上盘旋上升。弯弯曲曲转了无数个弯,才得以见到这座庄严地坐落在素贴山顶峰的庙宇。

原来,素贴寺充斥着浓重的商业气息:厕所有人把门,到山顶的观景台要步行300级台阶、也可以选择坐缆车、金碧辉煌的庙宇,每一片金箔都是游客的心意。寺庙内风景确实优美,这风景才让我感到不虚此行。

•清迈古城(chiangmai)

看看时间还算早,请司机把我们送到古城。司机说,现在去古城,not good;明天早上去古城,good。我问,为什么呢?他说现在古城里人很多,有回家的,有接孩子放学的,很拥挤,建议我们现在去看熊猫。Panda?司机很肯定地点头。虽然我怀疑自己的英语听力,但有了前面handcraft之鉴,我再次表示拒绝。

回来后上网一查,孤陋寡闻的我才知道“2003年10月两只熊猫“创创”和“林惠”成双结伴,作为中泰两国人民友谊的友好使者,从中国四川来到清迈安家落户”,2009年还生了一个宝宝呢。难怪。祝它们一家三口在异乡他乡多吃点、长胖点,生活幸福!

司机终于把我们送到了古城。走在空旷的街道上,我心里恨恨地对司机说:你,良心滴,大大滴not good!应该说,整个泰国旅程,这是唯一让人稍感不快的经历。

我们在城里漫无目标的走着转着,天色暗下来了,再顺着塔佩门往前,走过一座小桥,从灯光昏暗的小巷子穿过,去逛清迈人气最旺的Night Bazaar。整条街上,人行道全部被一个个小摊占着,卖各种工艺品、特色手信、银质首饰、刺绣布袋 、木雕等等,美食广场则包罗了各种风味小吃。基本上是地摊货,丝毫提不起购买欲,唯一有点兴趣的是手工肥皂花。

DAY 4

•寺庙之行

清迈最值得称颂的是古色古香的寺庙殿堂,白色的墙壁、红色的屋顶、金色的飞檐在阳光下交相辉映,造型独特的泰北式佛塔雄伟而又别致。全城近300座寺庙,其中121座在市内。在清迈古城中闲逛,可以说是百步一寺,拐角即见庙。

著名的帕辛寺、令人无比震撼的大佛塔寺、青铜铸造的三王纪念碑,还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寺庙,令人叹为观止。

清迈分两部分,护城河围绕着的是清迈老城(old city),外面则是新城区。老城早上特别安静(如那个颇有生意头脑的司机所说:good),房子都只有两三层,大多数都有个花园,花园风格都不一样,有泰式的,也有欧式的,甚至还看到中式的,每一步都是景。我们花了几乎一天的时间,把长方形的古城全部走完,意犹未尽。

因为那首《小城故事》,想象中清迈应该古色古香并带有一些淡淡伤感。但是当真正来到清迈,静下心来仔细品味的时候,就会发现这是一座很有底蕴的城市。清迈的亮丽、清迈的恬静、清迈的优雅、清迈的浪漫……都不是我能在键盘上敲出来的。

DAY 5

•体验泰式按摩

清迈之行接近尾声,还有最后一个项目,寻找清迈女子监狱按摩中心,体验Lonely Planet极力推荐的女犯泰式推拿。

糟糕的是前一天晚上在塔佩门把宝贵的旅行指南《孤独行星》忘在花坛旁的石凳上,这会儿只能凭着记忆跟着感觉边走边问。在清迈,特别是老城,会英语的人不多,丢了书,我不知道女子监狱的准确翻译。试着说women’s prison,没人回应,甚至对着几个中学生拼读“prison”,letter by letter,也白费口舌。很沮丧,责怪自己汉译英水平太次,典型的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也曾想换个说法,比如,“关坏女人的地方”,又怕触犯什么禁忌。历经周折终于有个女子很肯定地指了条路,于是一路高歌沿着她指引的方向勇往直前。但见两旁绿树成荫,心里为失足妇女能在风景画中改造暗暗高兴。这时远远看见一个又像炮楼又像碉堡的建筑,虽未见荷枪的哨兵,已经认定就是目标所在。但一口长气尚未呼出,赫然发现悬着的牌子上竟然写着“Sports World”,咕咚,崩溃。

看时间尚早,念念不忘泰式推拿,打算就近找家店。冤家路窄,一出门碰上了那个司机,问明我们的用意,他立刻满脸堆笑,说可以带我们去一个地方,cheap and clean。我火速在心里算笔帐,cheap加上车费,结果等于expensive,便礼貌谢过。其实,体验massage是假,想在按mo2师舒缓的动作下美美睡上一觉是真。可是那个女按mo2摩师看上去纤细苗条,动作却相当给力,我一身老骨头几乎被捶打致裂。龇牙咧嘴忍着,自嘲真是花铢买罪受。

起身后按摩师看我小心地把早上在农贸市场买来的茉莉花环往脖子上套,双手合十问道:你信奉Buddha?我摇头。她又把两个食指做十字交叉状,“你相信cross?”我又摇头。“那你相信什么?”我一时语塞,说Communism未免太言不由衷了吧,停顿好一会才轻声说了个nothing。那一刻,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羞愧。

DAY 6

•芭提雅之旅

乘坐大巴从曼谷去芭提雅,沿途风景没什么可看的。两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假日享乐主义的圣殿,亚洲首屈一指的罪恶之城”(Lonely Planet语)。

先找安身之处,问了几个宾馆都说无空房。当最后一家宾馆抱歉地说full,我忽然一阵狂笑,因为想起个full/four不分的笑话,出自某女孩自己的发帖。说是她拖着疲惫的身躯挪到一家旅馆,问人家有没有空房,人家说full,她回:No,no, we don't need four rooms,only three。人说:Nonono, full。她又回:Not four,only three。如此反复N回,站她身旁一位自称英语一窍不通的朋友拍拍她的肩说:full full,满了满了,什么三啊四的!

我立刻就想打道回府。芭提雅本来就是临时起意,而且很多人来这里除了被海滩所吸引,还有一个项目是看人妖。而我,敬佩替父从军的花木兰和在战火中奉献青春的高山,但从心理上排斥抵触男扮女装的角色,即使他是大师。准备休息片刻弄点吃的到海滩转一圈还回曼谷。

这时,经过几天历练的我爱人勇敢地站了出来,愿意单枪匹马试试运气。而我也不敢闲着,在一家酒店的大堂里买了20B的上网时间,搜索曼谷的打折酒店。不一会儿,我爱人兴高采烈地回来了,凭借肢体语言外加计算器的辅助,竟然找到一间海景房,就在附近,而且只要500B。才110元人民币啊,这可是在著名的度假胜地!过去一看,还真不错,虽然设施陈旧,但有热水、有电视、有冷气,看窗外,不远处真有一汪海水。

兴高采烈地上街找吃的。芭提雅是西餐的天下,再有就是印度餐馆多。找了一家中东餐馆,坐下后一翻钱包,发现陷入经济危机。有人发过一个帖子,说她到素万那普机场候机时,把身上的泰铢花了个光光,最后的几个硬币还买了一份中文报纸。我也不想让银行赚取外汇兑换价差,在清迈退房时就用1700泰铢的现钞交了住宿费。预付了海景房房费之后,数来数去只剩下1000多泰铢。要对付在芭提雅的三餐费用,还要预留回曼谷的中巴以及到机场的的士费。节省着花勉强也够,但穷家富路是硬道理,人是英雄钱是胆,我无胆量做无胆英雄,出门随便进了个兑换点,递过去几张人民币,钱包顿时鼓了起来。这里的外币兑换点比厕所多得多,走几步就是一家,换钱也非常方便,就像在景点买门票。

尽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芭提雅还是让我目瞪口呆。整个城市是一个巨大的酒吧和夜总会,隐秘的巷子里张满了色情招贴画,街道、海滨都能看到又黑又瘦长相平平的黄种女子跟着、傍着、挽着白种单身(老年)男人。到了夜晚,芭提雅从暧昧一个快速转身,变得大胆狂野甚至肆无忌惮。不管是能容纳上百人的舞池,还是仅有几张桌子的酒吧,都有热辣的女子在震耳欲聋的乐声中,以暴露的着装、风情万种的眼神和充满诱惑的肢体来吸引游客。

入乡随俗,我们也奢侈了一把,在一家酒吧里要了一瓶曼谷地产啤酒和一客冰激凌。时间,是下午。

DAY 7

当大多数疯狂了一夜的游客还在梦中,我们再去海边。清晨的芭提雅没有了喧嚣,显得异常宁静,但是和三亚、青岛、厦门、大连甚至山东乳山的银滩相比,芭提雅的3S(sea,sand,sun)实在没有魅力。

经过一个农贸市场时,认真进行了一番调研。然后到街边搭车回曼谷。司机没有走昨天的那条路,让我们饱览了迷人的风景。几十公里的大道两旁是大片的草地,点缀着一簇簇的鲜花。但是我心里很慌,已经快1点了,车还没进曼谷市区,我一个劲地问司机什么时候能到胜利纪念碑,司机死活不理我。下了车才反应过来,我心里想的是“victory monument”(胜利纪念碑),嘴里一直念叨的却是“victory museum”(胜利博物馆)。

车停在胜利纪念碑下,时间已经非常紧。匆匆向路人打听怎么去机场,一个女孩帮我们打上一辆车,用泰语对司机说了句话,估计是告诉他去机场。后来进行交流发现这小伙子一句英语不懂,我告诉他我们时间很紧,务必从高速走,可是他只是微笑,我终于遭遇了广州人挂在嘴边的“鸡同鸭讲”,泄气地瘫在座椅上,听天由命吧,愿佛祖保佑。

到了一个分岔口,司机把车停下,流利地说了一大段泰语,我猜想他是告诉我走不同的路费用不同,连忙说as soon as possible。可是我说了一遍又一遍,司机岿然不动。我急得汗直淌,只好掏出笔来,在纸上重重写下16:45,又张开双臂,做出一副鸟儿飞翔的样子,再指指手表,脸上做出一副焦急万分的表情,司机这才勉强把车起动,一到机场,我们连Thank you都没顾得上说,提着行李一头栽进泰航柜台。一报航班号,才知道这里是国内航班,问明方位,急忙回头,一路“excuse me”,又杀到国际航班柜台。真幸运啊,竟然还换到了两张前排的登机牌,并且,优先登机。

飞机腾空而起。从显示屏上看,飞机不是从海上直线飞往广州,而是掠过老挝越南的陆地上空,再折回到广州,难怪飞行时间近三小时。

走出机舱,看见廊桥上的工作人员,我下意识问Where is my wheelchair?一个小伙子朝着另一个人大声叫道:轮椅来没来?我回过神来,终于,我可以不用皱着眉头痛苦地做汉英翻译。

前站,是温暖的家。

2019012201330017.jpg

2019012201331045.jpg

2019012201332016.jpg

2019012201333381.jpg

2019012201333953.jpg


已输入0/180字
0 条评论